抗日英烈张孝性将军事迹

作者:委员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8日
张孝性(1897年11月24日-1944年8月7日),字命真,河南省民权县孙六乡刘炳庄人,抗日爱国将领。庐山军官训练团第三期、陆军大学将官班特三期毕业。历任国民革命军团长、旅长、副师长,第二集团军留守司令,第一战区高级参议、国民党典验委员会委员、游击第二十一纵队副司令、第二十纵队司令、第一战区军粮巡回督察团主任等职。由于汉奸告密,1944年8月7日,在中牟县小王庄,张孝性遭日本特务暗杀,壮烈牺牲。牺牲时,年47岁。牺牲后,中共地下党派专人护送其灵柩回原籍安葬。
从戎西北军
张孝性幼年家贫,于姨母家读私塾七年。1922年5月加入冯玉祥西北军,担任过吉鸿昌(中共党员、革命烈士)的警卫员,从士兵升至连长。1923年9月驻北京南苑,1924年10月参加冯玉祥发动的推翻直系军阀政府的军事行动,亲自参加了将清逊帝溥仪驱逐出故宫的革命行动。1926年9月17日参加冯玉祥领导的五原誓师,投身北伐革命,升任营长。北伐中,所部绕道甘肃东进援陕,参加西安战役,10月首解咸阳之围,11月解救被围困于西安的杨虎城(中共党员、革命烈士)、李虎臣部。1927年11月,在第二次兰封战役中攻打反动军阀直鲁军驻地曹县时负伤。1928年3月升任团长,10月调防甘肃天水。1930年10月参加淮阳整编,随吉鸿昌编入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二路军。1932年10月响应吉鸿昌领导的麻城起义。1933年1月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军三十一师九十一旅旅长, 1936年1月晋升为第二十六路军二十七师副师长。1936年10月28日授陆军少将军衔。
浴血娘子关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937年7月17日,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兼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发表庐山谈话,宣布:"如果战端一开,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张孝性深受庐山谈话鼓舞,积极响应庐山谈话号召,率军驰援河北抗日前线,在琉璃河一带布防,迎战沿平汉路南下的日军第二十师团,多次挫败其攻势。9月,经在石家庄休整后,守备平汉线、淖沦河北岸一线。10月带领部队参加娘子关战役。在娘子关战役中,张孝性部积极布防,主动出击,与敌昼夜激战,痛击日军,虽然部队伤亡极大,仍顽强战斗直至战役结束,取得歼灭日军第二十师团七十七联队等入侵之敌的战果,有力地阻挡了日军的进攻。10月14日,张孝性部对占据旧关、新关、核桃园和大(小)龙窝的日军发动攻击,全歼核桃园及大小龙窝之敌,并击败旧关日军的反扑。随后数日,张部在大(小)龙窝至下盘石一线设防,多次击退日军的进攻。10月20日起,日军增加兵力发动猛攻,张孝性部据险死守,日夜激战,后在岩会、测石驿等处,阻击日军,迟滞敌人西进。11月1日,部队被日军包围,经过死战,在付出重大牺牲后,部队突出包围,经太原进入汾河一线,进而转移至霍县,后到达河南休整。
血战台儿庄
1938年春,张孝性参加了台儿庄战役。在台儿庄战役中,张孝性率部猛攻日军阵地,与敌军激烈战斗,在部队伤亡极其严重的情况下,亲上火线,组织力量与敌人展开拼死的血战,歼灭大量日军,并荣立战功。1938年3月,日军向台儿庄以北的滕县发动进攻,为阻击日军西进,张孝性所在的第二集团军火速从河南赶往台儿庄增援,张孝性部于3月23日抵达徐州以北汪柳泉。25日,开抵台儿庄,担任城外右翼防御,准备侧击日军左翼。27日,协同友军包围攻击刘家湖的日军,与敌白刃厮杀,激战持续至31日,有效地牵制了日军兵力,减缓了台儿庄守军的压力。4月2日,在台儿庄以东与日军第十师团第十联队发生激烈战斗。在彭村、孟庄、裴庄等阵地与敌进行惨烈争夺,后因部队伤亡过重,被迫逐渐后撤至台儿庄以东约2公里的边庄、赵村、纪庄一线。战斗中,官兵视死如归,同仇敌忾,给予日军惨重打击。4月3日,边庄、赵村、纪庄等地战斗异常激烈,阵地在日军炮火的猛烈轰击下化为焦土。部队整营整连殉国,全师战斗兵员仅剩千余人,遂退至石拉一线继续抗击。4月6日,组织部队袭击纪庄、王庄等处日军。4月7日,进至刘家湖、彭家楼一带追击日军。台儿庄战役结束时,张孝性奉命及时将散落于战场各处的第二集团军各部聚拢起来。在随后的战斗中,率部队掩护参加徐州会战的友邻部队撤退。其功绩受到国民政府嘉奖。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手书佳句并烧制在瓷盘、瓷壶上相赠,以示褒奖。
转战大别山
1938年6月,第二集团军到达湖北广水一带休整,张孝性任第二集团军留守司令,组织留守人员、部队眷属及装备、物资取道湖南醴陵,沿沅江向后方转运,历时数月抵达安康。9月,张孝性参加武汉会战,奉命扼守大别山,初在潢川以南地区与日军进行战斗,随后布防于达权店一线,抗击沿商(城)麻(城)公路进犯大别山的日军第十三和第十六师团,在商麻公路沿线与敌鏖战月余,后又转战湖北等地。
典验十八集团军
1939年3月,张孝性调任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任高级参议。是年四月,以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典验委员之职随典验主任委员林大木赴延安典验十八集团军(八路军),受到朱德总司令的热情接待。此后,又多次前往延安开展典验工作,与朱德交往甚密。1940年5月,朱德到洛阳拜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时,还曾亲往张府探望,共商典验事宜。朱德在洛阳期间受到卫立煌的热情款待,在为他举行的欢迎会上,朱德致词:"全国人民需要这种团结,国民党的大多数需要这种团结,共产党、八路军坚决要求这种团结。只有日寇、汪精卫、汉奸、投降分子和磨擦专家害怕这种团结。这种团结必须建立在进步的基础上,只有这样,才能克服困难,争取抗战的胜利。" 张孝性对朱德的讲话非常认同,并深受感动。在与朱德的交往以及典验十八集团军(八路军)的过程中,张孝性积极为八路军获得给养及军需物资出谋划策,为八路军的发展与壮大做出了努力,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国共合作做出了贡献。从早期受到孙中山联俄联共思想的启迪,到后来受吉鸿昌进步思想的影响,再到典验八路军时与朱德等共产党人的交往中所受到的感染,让张孝性对苏联、对共产主义由好奇逐步转变为好感,进而十分向往。他安排子女跟着副官学习俄语,他曾说:别看现在日本人逞凶狂,到时候苏联的大军一到,天下太平。这句话在1945年得到了验证。这句话同时也反映出张孝性对日本侵略者的憎恨,对苏联的向往和对和平的渴望。
黄河岸边游击战
1941年2月,张孝性调任游击第二十一纵队副司令,驻防周口,守卫黄河。6月,调任第二十纵队司令,驻防扶沟。在开展游击战期间,张孝性率部成功地牵制了敌人的兵力,拉长了日军的战线,有力地支援了其他战场的战斗,确保了黄河防线的安澜,为防止日本侵略者西进做出了贡献。在对敌作战中,张孝性十分重视发挥敌后抗日武装的作用,在自身给养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尽力给予抗日武装支持和帮助,并派出得力人员指导抗日武装进行军事训练。在扶沟驻防期间,张孝性曾多次着便衣为吉鸿昌扫墓,以寄托对民族英烈的哀思。张孝性常饱含深情地引用杜甫名句"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来表达对吉鸿昌的崇敬和怀念。
出师未捷身先死
1942年5月,张孝性复调第一战区长官司令部任军粮巡回督察团主任。张孝性不辞辛劳,奔波于各地,为抗日部队筹措军粮,保障军粮供应,有力地支援了前线。由于主张国共合作抗战,同情共产党,又由于是冯玉祥、吉鸿昌的旧部,张孝性受到国民党内顽固派的排挤。1944年3月,日军发动豫湘桂战役,洛阳保卫战打响,5月25日洛阳沦陷。张孝性采纳其部下中共党员的建议,留在中原,坚持抗战。他谢绝了接他去重庆的专列,派人联络敌后抗日武装,继续开展抗日游击战。随着日本侵略者的进攻,到1944年6月,国民党军队叛变数十万人,将级以上军官投敌达67人之多。张孝性坚决不变节,不投降,日伪对其恨之入骨,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一直派遣特务追杀。由于汉奸告密,1944年8月7日,在中牟县小王庄蒋沟,张孝性遭日本特务暗杀,壮烈牺牲。牺牲时,年仅47岁。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为表彰张孝性的抗日功勋,将其牌位入祀开封龙亭河南省忠烈祠,以供瞻仰和缅怀。民权县志将其作为抗日英雄列入,民权政协文史资料中将其作为统战志士,刊发了简介。2015年7月7日,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为张孝性将军后人颁发了抗战胜利纪念章(编号1040403837),以表彰张孝性将军为国牺牲奉献精神。
(编辑:委员)